滚动新闻:
首页 >> 交通事故

六旬母亲因房产争议状告儿子败诉称遭儿子殴

来源: 时间:2018-07-13 17:57:50

六旬母亲因房产争议状告儿子败诉 称遭儿子殴打

就是这栋三层小楼让母子对簿公堂

李阿婆目前居住在女儿临时安排的一间小屋里。

南海-南国都市报8月24道 陵水椰林镇文教东路374、375号,矗立着一座漂亮的三层小楼,67岁李阿婆的两个儿子住在里面。因为这一栋房产的产权争议,今年年初,陵水67岁的李阿婆将亲生的小儿子汪x武告上了法庭,请求法院责令汪x武停止对自己房屋的侵权行为。今年3月5日,当地法院判决原告败诉,李阿婆不服,提起上诉,日前,海南省第一中级人民法院裁定一审判决认定事实不清,发回重审,很快,这对母子将再次对簿公堂。

阿婆称举债建起三层楼

在陵水椰林镇文教东路374、375号处,矗立着一座漂亮的三层小楼,站在楼下,67岁的李阿婆五味杂陈,忧伤写满苍老的脸颊,这栋她自称耗尽半生积蓄并举债建造的房子,如今已经不属于她,新主人是她的两个儿子。

在母子反目后,李阿婆称,自己被儿子赶出了家门,还两次遭到了小儿子汪x武的殴打。现在,她临时寄居在女儿安排的一间破旧小屋中。

李阿婆原是陵水黎族自治县工商所职工(现已退休),1983年,李阿婆和丈夫(1996年去世)用多年积蓄在椰林镇桃园村盖了一栋楼房,2006年,这栋房子被当地征用后,当地政府划拨位于椰林镇文教路的两块地给李阿婆使用。

李阿婆告诉,她用政府给的拆迁补偿费在安置地上盖了一栋三层小楼,每层四间,总面积达864平方米,期间,因为拆迁补偿费不够,她又向亲友借了10余万的外债,2007年6月,终于把房子的框架建了起来。

2008年5月,她便将一、二层租给一个外地林姓老板,后者先付给她一部分租金,以供其装修。李阿婆打算,先用前两年的租金将房子装修好,再用后两年的租金把外债还清,然后将房子平均分给子女。

出租房屋引发母子冲突

然而,2009年,小儿子汪X武的突然介入,打乱了李阿婆的美好构想。当年11月,汪X武将房屋的一二两层用墙隔开,自己占用了375号的两间,将林老板的货物全部挪到了374号,而本来,林老板在与李阿婆签订的房屋租赁协议中,明确表明承租方租的是374、375号一二层房屋。

随后,汪x武将375号一二层租给了其他客户,收取的租金全部占为己有,自己一家人住在375号三楼。而大儿子汪X文则搬进了374号的三楼。为此,李阿婆与小儿子不止一次引发冲突,但始终没有结果。

对此,汪x武认为自己住进这栋楼房,租给他人收取租金理所当然,因为,“这栋房子是我建的,我花了几十万元啊!”在接受南国都市报采访时,汪x武说道。

不过,李阿婆说,房子完全是自己建的,“汪x武一分钱也没有出过”。2009年11月5日,她一度撕下了汪X武张贴的招租启事,结果,母子二人引发冲突,李阿婆称,“他竟然将我推倒,还拿刀子摁在我脖子上”,提起当初的情景,老人声音颤抖。对于殴打母亲,汪x武坚决否认。

而当时母子冲突时的目击者———某店铺的老板提起此事,言语中似有难言之隐,“我只看到他们在拉扯,只能说到这个程度了”,他如此描述当时的情景,“你就别难为我了。”随后,他不再表态。

在南国都市报对汪x武的多位近亲属的调查中,多位近亲属对于他的评价是:一个霸道的人。

无奈之下,李阿婆将小儿子汪x武告上了法庭,请求判令被告停止侵权行为。法庭上的母子相视而对,李阿婆不愿回忆当时的心情。然而,她没有想到的是,法院并没有支持她的请求。

今年3月5日,陵水黎族自治县人民法院对此案作出判决,法院认定,原被告存在争议的椰林镇文教西路的375号一二层房产,土地资源系原告的夫妻共同房产被征收后划拨的土地,建房资金大部分来源于征收补偿款以及预收的房屋租金,这实际上否决了汪x武所称自己出资几十万建房的说法。

对簿公堂 阿婆一审后提起上诉

一审法院认为,房产属于家庭共有财产,并且由于原被告没有达成对房产的分割或管理的协议,因此,共有人都有对该房产管理的权利和义务,李阿婆的诉讼请求被驳回。

对此,李阿婆的代理人李家华颇有疑问,她出示了一份重要证据,即当初李阿婆与林老板签订的从2008年6月14日开始为期五年的租赁协议,汪x文和汪x武兄弟二人都签字确认李阿婆对房产的管理权,然而,令她不解的是,法院没有采纳这一证据。

判决下来后,李阿婆一时间倍感无助,不过,她没有想到,接下来发生的事情更让她痛心。她说,和儿子打官司以后,小儿子立即对她下了逐客令,她只好从375号的三楼搬到了大儿子住的374号的三楼,可是,“大儿子也不留我,将我赶了出来”,李阿婆无奈地说。为此,李阿婆向海南省第一中院提起上诉。

老人蜗居陋室 母子将再度法庭相见

李阿婆住进了女儿临时安排的一个破旧楼房的小单间。“我还欠着10多万材料钱,工资卡被人家扣着抵债。”面对窘境,李阿婆难掩心中悲痛。

在这间不足20平米的小屋里,仅一张单人床,一个小柜子,上面放着一台电视,一张饭桌和唯一一把椅子。在酷热天气下,李阿婆甚至没有一张凉席,直接睡在光木板上,甚至这唯一的消暑工具———一台小电扇,也是前几天一位亲属给她购买的。

身患骨质增生的她,行动不便,平时很少下楼,看电视成为唯一消遣。可再好看的节目也难以让她忘却现实的痛楚。“姐姐一个人把房子建好,太难了,身体又不好,还背了一身债。”李阿婆的一位妹妹摇头叹息道。对于母亲的窘迫和孤苦,小儿子汪x武表示,自己一直愿意赡养母亲,是她自己不愿意跟他住。大儿子汪x文并未露面,到其家中了解情况时,只有阿婆的孙子在家,见到阿婆,这位长孙没有跟祖母说一句话,甚至没有挪动一下屁股,和阿婆离开时,他也没有起身,祖孙似同路人。

“母子之间,祖孙之间都没有感情了。”李阿婆的一位近亲属说,“其实,这房子早晚都是归他们的,阿婆不过想把债务还清了再分给他们,没想到弄成现在这样。”8月18日,李阿婆收到海南省第一中院的裁定书,案件发回重审,这意味着,不久后,这对母子将再度对簿公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