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首页 >> 婚姻家庭

特许人违反商圈保护义务法院判其赔偿对方损

来源: 时间:2018-11-13 11:48:17

特许人违反商圈保护义务 法院判其赔偿对方损失

案情简介:

2010年9月5日,铂洛德公司(甲方)与孙元凤(乙方)签订了《万千诱惑产品总代理合同》。该合同主要约定以下内容:

根据乙方自愿申请,甲方许可乙方成为山东省济宁市的独家总代理,依法享有开设专卖店及开拓本区域其他渠道的权利,销售甲方提供的“万千诱惑”洗发护发美发产品,销售许可期与合同期限一致,自2010年9月5日起至2013年9月4日止;

合同有效期内,在乙方守约的情况下,甲方如果在乙方所在区域另设代理商,甲方将被视为违约,乙方有权解除合同,甲方应返还乙方保证金;

双方约定合同标的共计160 000元,包括合同保证金30 000元及投资平台130 000元,除保证金外乙方的首批投资甲方按代理级别精品店、标准店配货数量发货,乙方二次及后续进货,甲方按商品标明零售价的3.8折供货乙方。该合同显示铂洛德公司地址为北京市朝阳区八里庄97号住邦2000商务中心4号楼2108、2109。

合同签订后,孙元凤向铂洛德公司交纳了全部合同款项160 000元。合同还对“万千诱惑”品牌的相关产品、商标标识、价格的制定、修改和发布产品包装设计的所有权,甲方对乙方长期提供免费的咨询、指导等内容进行了约定。

2011年4月23日,案外人华明同与铂洛德公司签署了一份《万千诱惑产品总代理合同》,约定铂洛德公司许可华明同成为山东省济宁市的独家总代理,享有开设专卖店及开拓本区域其他渠道的权益,销售铂洛德公司提供的“万千诱惑”洗发护发美发产品,合同标的包括保证金40 000元、投资平台250 000元以及品牌使用金每年3000元,合同期限为2011年4月23日至2014年4月22日。该合同约定的其他条款基本同孙元凤与铂洛德签署的上述《万千诱惑产品总代理合同》。该合同签订后,华明同支付了铂洛德公司全部合同款项。

2011年10月17日,案外人任丽霞与天然色公司签订了《万千诱惑产品总代理合同》,约定天然色公司许可任丽霞成为山东省济宁市的独家总代理,依法享有开设专卖店及开拓本区域其他渠道的权益,销售天然色公司提供的“万千诱惑”洗发护发美发产品,合同期限自2011年10月17日至2014年10月16日止,双方约定合同标的为122 000元,包括保证金2000元、品牌使用金2000元和投资平台100 000元。该合同显示天然色公司的地址为北京市朝阳区八里庄97号住邦2000商务中心4号楼2108、2109。合同签订后,任丽霞支付了全部合同款项。至2013年3月5日,任丽霞共计销售了市值68 912.5元的产品。

2012年2月8日,孙元凤以任丽霞、天然色公司侵犯其总代理权为由将后两者以及第三人铂洛德公司诉至山东省济宁市任城区人民法院。该法院查明,天然色公司与铂洛德公司设立之初发起人中均有“余叶飞”,两公司办公地址一致,属于关联公司,经营管理信息相通。

诉讼中,孙元凤表示其主张的经济损失136 386.75元为将华明同销售的290 000元产品与任丽霞销售的68 912.5原产品相加后,按照合同中约定的3.8折计算所得。

知名特许经营律师崔师振评析:

实践中,对商圈保护条款的理解常常涉及违约的认定,因此,如何正确理解合同条款、即合同解释对解决纠纷就显得十分重要。由于商圈保护条款实质是双方在订约时,约定的对被特许者经营活动的保护条款,它可使被特许者在保护区域内的经营活动所遭受的同类业务竞争降到最低,这也成为特许者吸引投资人的一个很重要的参考条件。

本案中,孙元凤之所以与铂洛德公司签订《万千诱惑产品总代理合同》,就是想独占山东省济宁市的市场。铂洛德公司在《万千诱惑产品总代理合同》上签字的行为就表明其在合同中为自己设定了保护孙元凤商圈的义务,承认孙元凤在山东省济宁市独家代理万千诱惑产品的权利。铂洛德公司应当严格履行合同义务。但在该授权关系存续期间,铂洛德公司却又通过其关联公司天然色公司另行将该地区涉案产品的独家总代理权授予给了案外人华明同。铂洛德公司的上述行为会从根本上影响孙元凤独家代理权的实现,已经构成违约。因此,法院判决北京铂洛德国际化妆品有限公司赔偿原告孙元凤经济损失二万元;返还原告孙元凤合同保证金三万元的判决是正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