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首页 >> 移民留学

墨镜女母亲即使女儿被枪毙也不去探望

来源: 时间:2018-09-08 16:43:37

“墨镜女”母亲:即使女儿被枪毙也不去探望

“墨镜女”黎芳芳开马自达3连撞5人,昨天,她的母亲对说:“她就是被枪毙,我都不会去看她一眼。就是应该让她坐牢,她才会知道啥是苦,啥是甜。”

黎芳芳母亲称,自己曾问女儿:“为何跟着有妇之夫10年?”她说,因为给钱花。

商报 殷婷婷 王文凯 见习 王世宇 实习生 李仁慧 刘阳

母亲眼中的她

她与外人 “她从小逞强好斗,脾气暴躁”

昨日中午12时许,中牟白沙镇黎芳芳母亲家。

这是个新小区,小区有1000多户,目前,搬进小区的只有六七十户。一提起黎芳芳,物业部王先生很快说出了她家的位置。原因很简单,黎芳芳曾和男友在小区内吵架,闹到当地派出所。

黎芳芳和母亲住在一个单元,母亲和其弟弟一家住3楼,黎芳芳住4楼。

昨天中午,商报敲开了黎母家的房门。黎芳芳的母亲把让进了卧室,随后躺在了床上。

黎母说,她得了宫颈癌,已经4年了。

一听“黎芳芳”三个字,黎母的情绪立刻激动:“别提她,她就是被枪毙了,我也不会去看她一眼。她把我们全家人的脸都丢尽了。”

黎母说,黎芳芳自小逞强好斗,“吵架,打架,她是个好主儿”。

黎母称,黎芳芳的弟弟小她五六岁,但从小得让着她。稍大点,黎芳芳的脾气变得很暴躁,陪她去买衣服,她讲个价,就会和老板吵得脸红脖子粗。

起初全家人都怕她好斗出事,便住在楼下有个照应。“现在后悔了,不该住这么近。”

她与男友 “劝她不要当第三者,她会骂我们”

黎芳芳与郭海军(化名)认识后,开始酗酒,有时一喝就是半斤白酒。

黎母得知后,多次劝说。她一听:“我又不花你的钱,你管我呢。”甚至会动粗口骂人,“我为此伤透了心。”

黎芳芳与郭海军经常吵架。5月13日,黎芳芳再次和郭海军发生冲突。郭海军仅穿一条内裤,两人在小区内追着吵架。保安报了警,警察将两人同时带走。这件事,让黎芳芳和郭海军在小区里“出了名”,物业都认识他俩。

这件事得到了小区保安的证实。

为了让女儿离开郭海军,摆脱“小三”的身份,今年,黎母曾托人给黎芳芳介绍了个对象,可黎芳芳死活就是不见人家。

黎母也问过芳芳:“看中姓郭的啥了?”

芳芳说:“他给我钱花。”

“我听着心里发堵。她这是非法同居。她说是他给钱,可到现在,我也没见她用过他啥钱。房子是自己贷款买的,就那车吧,也是贷款。我实在不懂。”黎母说。

她与母亲 “得了癌症,她从没主动照顾我一次”

让黎母彻底心凉的是,2005年,黎芳芳父亲去世。此后,自己也被查出患了宫颈癌。这几年,住院、化疗、饮食起居,都是儿子和儿媳妇在身边伺候。

“要不是他们,我早就死了。但是芳芳,我的亲闺女,从没有主动照顾过我一次。”说到这,这位头发花白的老人哭了,眼泪顺着眼角鱼尾纹,不停掉下。上个月,黎母想去医院检查身体,还是找小孙女上楼叫的芳芳。芳芳这才开着红色马自达轿车带母亲上了医院。“看完病,医药费还是我给的。”

她与亲人 “对弟弟、弟媳很凶,对小侄女却百依百顺”

事发后,7月25日上午,警察来家里找过黎芳芳,黎母觉得奇怪。

“你们不知道吗?全郑州人恐怕都知道了。”民警说。

随后,儿子买了份报纸,全家人才得知芳芳开车撞人。

“全郑州人都知道了,我们一家三口是最后知道的。这回芳芳错大了,把她抓起来也好,不让她喝两年稀饭,她就不知道啥是苦啥是甜。”黎母激动地说。

在采访期间,黎母一直称黎芳芳“就是个精神病”,当问及是否有医院诊断证明时,黎母表示,她不知道。

在她的家里,还见到了黎芳芳的小侄女。黎母说,黎芳芳对自己母亲、弟弟和弟媳,经常开骂,但对小侄女,却是百依百顺。

而小孩子提起自己的姑姑,说:“她不凶,还给我买东西。”

工人眼中的她

多次在工地闹事

昨天中午,事发广场附近的“清华紫光园”7号楼工地上,堆满了钢筋。

来自周口的农民工赵祚新称,包工头郭海军承包的就是7号楼的钢筋活儿,此前,黎芳芳曾几次来工地闹。

昨天下午1时左右,走入7号楼工地,工人对此三缄其口。

对此,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工人小声向透露,郭海军不经常到工地,开红色车撞人的女子,经常和郭海军打架,此前,曾经来工地闹过两次。

“一个多月前,她还来到工地,跑上正在施工的楼上,拿钢筋头追打工人,不让工人干活。”他透露。对此,一位李姓工人予以证实。

昨天,一直拨打郭海军的,但始终无人接听。

律师解惑

1.患精神病与否,量刑差别多大?

此前,黎芳芳的朋友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称,黎芳芳患有间歇性精神病。对此,她是否患病成为议论的焦点。

河南华浩律师事务所律师李华阳认为,黎芳芳患精神病与否,需要经法定程序鉴定确认。间歇性精神病人在精神正常的时候犯罪,也应负全部刑事。

河南国基律师事务所律师凌兴高则称,如果黎芳芳真有精神病,她的家人没有尽到监护,也应该负有民事赔偿。

李华阳说,黎芳芳如果是醉酒或者精神状态正常,则以“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判决,如果法医鉴定受害人为重伤,最高可判死刑。

2.红色马3车主是否担责?

在此案中,马自达3车主,即包工头是否应负有,也成为焦点。

对此,凌兴高认为,如果郭海军在借车给黎芳芳时,知道她当时喝了酒,或者明知道她有精神病,仍借车给她,也要负民事赔偿。

“不过,买车时是黎芳芳付的首付,这样,马自达的车主实际上就是黎芳芳本人,郭海军作为名义上的车主,也可能不负。”对于这起案件,律师的说法非常谨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