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首页 >> 房产纠纷

最牛拆迁户栖身窝棚两年曾将卖蛋钱捐旱区

来源: 时间:2018-07-18 12:38:51

最牛拆迁户栖身窝棚两年 曾将卖蛋钱捐旱区

被学校围在中间的就是周金华搭的窝棚,这块地曾是他家的口粮田

一块种起蔬菜、搭了窝棚的空地,被周围的高档楼盘、现代化的学校包围。从无锡市中心沿蠡湖大道一直向南往太湖方向行驶,你就能看到这块空地和这个窝棚。无锡人周金华和他的妻子,在这个不通水、不通电的窝棚里生活了两年多,仿佛现代化都市里最后的“野人”。

2007年8月12日发生的一起强拆,让周金华成了“无房户”,2008年,他在原本自家的口粮田里搭了一个简易棚,和妻子住了进去。没有生活来源,周金华就在空地上种蔬菜、养鸡鸭;没有水无法洗澡,他就从一旁的小池塘打水擦身;没有灶具,他就用砖头搭炉灶生火做饭。两年下来,周金华夫妇和这个窝棚如孤岛般倔强地存在。即使当地拆迁部门一再提高补偿尺度,即使被不少人当成精神病,可周金华却从始终认为,“我是农民,我必须要有一片自己的土地。”

□快报 金辰 陈超 文/摄

最牛拆迁户

房田全被征,他搭窝棚住回去

3年前,周金华失去了房子和口粮田。当时周金华肯定没想到,他会在一个自己搭的窝棚里,静静地感叹岁月的流逝。如今,从周金华的窝棚向四周望去,满眼都是拔地而起的现代化住宅。看着这些住宅打桩、封顶、装修直到夜里亮起灯火,这个从不轻易掉泪的汉子就会想起自家房子被强拆的情景。

现年55岁的周金华,是无锡市滨湖区太湖街道人。他是熟人眼里的能人,不仅走南闯北见过世面,而且手也特别巧,可以自己捣鼓很有意思的小发明。在房子被强拆前,他住在自己盖的楼房里,平日里捣鼓一些设备小零件对外出售,补贴家用。

2002年以后,和全国众多城市一样,无锡也开始了大规模的城市建设工作。距离太湖不远的无锡市滨湖区华庄、东土夅,逐渐变成了如今的太湖街道。周金华原本耕种的口粮田,也在城市开发建设中被征用为建设用地,用于周边新城高档楼盘、现代化学校的建设。不过,周金华一直不肯答应当地政府的补偿条件。就在周金华还在为他的口粮田“折腾”的时候,家里的房子也在2006年被征。据周金华说,拆掉房子是为了给旁边建设一幢高档楼盘让路。

周金华说,原本他的房子面积有800多平方米,当时街道负责拆迁的工作人员却只答应给自己250平方米的安居房,所以他一直没同意拆迁。“拆迁后房子面积缩水那么多,而且失去土地后我没有生活来源,口粮田也被征用,街道告诉我说要到60岁以后才能拿到养老金,你让我没到60岁的这些年怎么过日子?”

然而,周金华的房子还是在2007年8月12日被强拆了——因为始终无法与周金华达成拆迁协议,无锡市滨湖区太湖街道通过拆迁程序,对周金华的房屋实施了司法强拆。当日,除了法院之外,周金华称当地街道一共来了100多人。在制止强拆的过程中,他本人受了伤,随后一直住在医院里,由老婆陪着,但一对儿女大学毕业后却不敢回无锡了。

“房子被拆掉以后,我一直住在医院养伤,但总住在医院也不是办法,况且伤好了再住在医院也没有理由。”2008年8月,一直不同意街道补偿条件入住安居房的周金华,终于决定离开医院,在始终没有放弃的口粮田上搭起了窝棚,“去年的时候,身体感觉不舒服还会再到医院住几天,今年已经不去了。”

探访

被包围的“孤岛”上,夫妇俩住了两年多

周金华搭的窝棚,是一座名副其实的 “孤岛”。北面是江苏太湖高级中学新建的体育场,东面是学校的室外篮球场,球场边有一条进出“孤岛”的烂泥路。南面则是学校的铁栅栏,西边是占地面积颇大的高档楼盘。

“上次有人来还是端午节”

自从加强校园安全防范后,进入无锡每一所学校都要登记,但在江苏太湖高级中学,你只要说一声“来找老周的”,门卫通常都会无奈地挥挥手放行。老周就是周金华,他搭的窝棚如今已经被江苏太湖高级中学的围墙包围。从法律上讲,他占用的这块地几年前就属于学校所有。

9月14日上午,大雨倾盆,也以“找老周”的方式走进学校,在一片绿色植物丛中,发现了已经被藤条植物遮盖大半的窝棚。

这是怎样的一座“孤岛”——窝棚外面不远处有几棵桃树,一片绿油油的地里种了南瓜,几根竹竿搭着的是一片黄瓜藤。再仔细看看,还有两片山芋、毛豆田。没走两步,一只被大雨浇得湿透的母鸡从脚边跑过。不一会,狗叫声和鸭子叫声又响成一片。

暴雨不停,烂泥路上的雨水已经呈小溪状流淌,深一脚浅一脚踩着烂泥,方才接近了周金华这处窝棚。穿着半旧毛衫、迷彩裤的周金华,正在黑洞洞的屋子里拾掇着中午饭——刚刚从地里摘下来的南瓜。“上一次有人上门,还是端午节的时候。”

这个家真是简陋

周金华这个窝棚,是用钢板加上脚手架搭成的,类似一个帐篷模样,上面爬满了丝瓜藤和南瓜藤。不过,这显然无法阻挡暴雨的袭扰,雨水滴滴答答地往下流。事实上,这个窝棚已经被周金华重新翻建过。“之前比较简单,就是两个钢板一搭,既不挡风也不遮雨,遇到稍微大一点的雨就要全淹掉,我后来又重新弄过。”

这个小小的窝棚里面倒有模有样,靠门的一面是一根根细细的竹条,用铁丝捆住后当做了墙面;门口摆着整齐的锄头、扒犁等农具,甚至还有一桶纯净水;两棵果树间拉起了一根绳供周金华平时晒衣服。走进窝棚,抬头就是几件挂在房梁上的衣服,借着周金华打开的应急灯,看到房顶上、墙壁上、糊满了塑料薄膜,雨水砸在上面不一会就积了一汪水,周金华用竹竿顶顶薄膜,让水沿着钢板往下流。

整个窝棚的面积并不大,唯一不湿的地方就是一张看起来十分陈旧的简易床,周金华在床正对的房顶贴了塑料薄膜,“主要是有过教训,以往经常睡到半夜被淋到床上的雨水弄醒,后来就格外注意。”床旁边则是几张用铁丝箍了好几圈的木头椅子,还有一块看起来像是从茶几上拆卸下来的钢化玻璃,底下用几块红砖撑着,周金华说这就是他们夫妻俩用来吃饭的桌子。从桌子旁仅容一个成年人侧身通行的隔断往前再走两步,居然还有一个用红砖搭成的临时灶台,灶台里没有燃尽的枯枝和灰烬已经被水浸湿,“一会还得重弄。”

卖鸭蛋的钱捐给了西南旱区

今年夏天天气太热,周金华差点没扛住。最多一次,他3天没洗澡,后来只好从旁边积水的烂泥塘里捞点水出来擦擦身子。不过说起这个窝棚,周金华还是有些得意的:“旁边高中的学生说我这里是生态园。”当然,他偶尔也会和在篮球场里奔跑跳跃的孩子们搭搭话,让他们别再偷摘地里的黄瓜……

周金华说,自己原本种的是一片桃林,后来下雨把桃树淹死了不少,他才改种的蔬菜。“有毛豆、山芋、南瓜、青菜、丝瓜、黄瓜,原来还种了小麦,我还养了几只鸡,还有60只鸭子。”周金华说,“平时的生活都是自给自足,多余的蔬菜原本还能卖给旁边太湖高级中学的老师,挣点买油盐的钱,后来不让卖了,我就挑着鸭蛋到城里去卖。”

靠着卖鸭蛋,周金华居然也能攒到一些钱。今年3月底,知道西南旱灾的消息后,卖了100多斤鸭蛋存了1000元的周金华,还特地把这笔钱捐给了广西东兰县,用于修水库。

当事人说

不想再提补偿要求,要把官司打到底

在窝棚里住了两年,有人在背后说周金华是精神病。周金华说,其实他也不想住在这里,但是他本身是农民,祖祖辈辈就靠种田吃饭,没了地,他心里觉得不安。 “人活在世上,总有一些东西是要坚守的,我是这样认为的。”

要把官司打到底

对于补偿的事,街道曾和周金华谈过多次。一年前,街道给周金华开出的条件是一间500平方米的房子加70万现金,但周金华并没有接受。“街道的补偿价格确实比以前提高了不少,可我就是心里不舒服。我也不提什么要求了,我现在还在和街道打着官司,哪怕打到北京也要打。”周金华的一对儿女现在漂在外地不敢回无锡,平时夫妻俩也没什么娱乐活动,家里最值钱的就是他自己用的一部,感觉闷得慌就坐着公交车到市里看看,“不过现在还好。莫名其妙我名气就变大了,周围一片不少被拆迁的人也会时不时来看看我,让我给他们出出主意。”

“市领导知不知道我的事”

住在窝棚这两年,时间过得很快,周金华说原本拆他房子的街道领导早就调走了。一开始街道里还有人上门来和他谈,后来渐渐就没人来和他谈了,他也乐得如此,最近一次有人找他,还是端午节的时候,当地街道的领导拎着粽子来看他。

偶尔有时候,周金华也会看着窝棚旁嘎嘎直叫的鸭子发呆。通常这都是因为一旁的学校有市里的大领导来视察,这时他也会站在自己的窝棚外,静静地看热闹。最近的一次,周金华记得是今年6月份,无锡市的政法委书记戴解平来学校检查校园安全。

“市里的这些领导会不会知道我的事情呢?”周金华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