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首页 >> 医疗纠纷

敬老院伙食每天馒头咸菜院长称老人不知好歹

来源: 时间:2019-01-28 20:23:27

敬老院伙食每天馒头咸菜 院长称老人不知好歹

提起自己的遭遇,老人很激动

自己种的一点菠菜可以打打牙祭

说起现在的生活,老人很无奈

陈云风,77岁,住进长丰县造甲乡敬老院已经一年了。可对这一年的生活,老人却很不满意。“一年365天,早晨和晚上都是吃馒头就咸菜。”陈云风说,在这家敬老院不仅吃得不好,生活也没人照顾,58位老人只有5个员工照顾。两个院长,两个烧锅的,一个打扫卫生的。

“院长对我们一点都不好,多要一勺咸菜,她都不肯。”2010年1月3日,陈云风到另一家敬老院去看过。一比较,觉得自己的生活条件很差。实在忍不住了,他给晨报打了。“你们一定要过来看看,我们的日子过得实在太苦了。”

1月4日,在造甲乡敬老院,确实有不少老人向反映生活条件差。而院长宋平则称“照顾老人像照顾父母一样很尽心。” 对此,造甲乡党支部书记戚明余表示,“老人们反映的问题,乡政府会进行调查的。”

凄凉

早饭、晚饭馒头就咸菜

想喝一口热水都没有

2011年1月4日清晨7点,风嗖嗖地吹,很冷。陈云风套了件外套,叫上室友,一起去了餐厅。

10分钟后,烧锅的妇女塞给他一个馒头,盛了大半碗粥。一碗咸豆角放在桌旁,烧锅的又舀了一勺。“再添点行不,不然馒头吃不下啊。”陈云风刚说完,就遭了白眼。

造甲乡敬老院的老人吃得最多的是馒头。早晨一个,晚上一个,还不许多要。“早饭还能凑合,晚上吃一个馒头怎么够呢?”1月4日中午,在敬老院门口,见到了陈云风。

“每天早饭和晚饭都只有一个馒头、一勺咸菜,还不能多要。只有粥能多盛一点。”午饭,老人们可以吃米饭。“都是豆腐青菜,油都不放一点。”

一旁的老人都附和着,“一个星期倒有两顿肉,都是肥的。”黄姓老人说话声音很大,还不停地用手比划着。他说,周二和周五食堂会买一次肉,可怎么也见不到瘦肉。

吃不好就算了。老人们更气不过的是,吃得还不卫生,买回来的菜洗都不洗就直接烧。“放在一个大锅里炒,菜叶上还沾着泥。”前几天,老人们实在忍不住,和其中一个烧锅的大吵了一架。“她现在都不好意思来了。”

在食堂吃不好,不少老人也开起了小灶。陈云风从老家带来了一个电磁炉,饿得不行的时候,就买点菜打打牙祭。“每个月发的30元钱,凑合着吃。剩下的再买包烟,解解乏。”

老人们是2010年1月5日住进造甲乡敬老院的。敬老院共有5名员工,院长宋平、副院长崔兴士,两名烧锅的,还有一个打扫卫生的。老人们说,五个人根本照顾不了58个人的生活。陈云风告诉,敬老院里老人基本上都靠互相照顾。院长宋平只有早上送菜的时候会来,平时都见不到踪影。

陈云风带着去看了他的住处,“这是他们发给我们的棉被,你摸摸多薄。”陈云风说的是垫被,那种深绿色的。盖的被子,都是老人们从老家带来的。

“这是水龙头,你看看我们用的是什么水。”陈云风扭了一下水龙头,一点水也没滴出来。敬老院的入口处,是老人们打热水的地方。可陈云风说,这里的水就没有真正的热过。“每次都是温水,没办法,渴了啥水都得喝。”

质疑

每天7元钱的补贴

其实根本花不完

住进长丰县造甲乡敬老院的老人,都是五保户。没来敬老院之前,他们每个人一年可以领到1600元左右的生活补贴。可现在,老人们认为一天最多只花了3元钱。一年下来,1200元都不到。

“两个馒头,顶多八毛钱。一勺咸菜一碗粥才值几个钱?中午是青菜和米饭,一个人也就1元钱。一天3元钱根本用不了。”陈云风说,有肥肉的那一天,估计能有4元钱。

而乡里给的是人均每天7元的标准,剩余的钱去哪了,老人们产生了怀疑。“一年来,院长从来没有公布过账目,我们都不知道钱花到什么地方去了。”

陈云风说,敬老院才开办一年,已经走了30多位了。“要是在这里生活得好,他们为什么来了又走呢?”现在,还有不少老人想走。2010年12月30日,陈云风和崔兴士被选为代表,要找院长宋平签字想回家。“她老早说过,不想待了可以走。可我们真去了,她又不给走了。”

矛盾

老人说院长有“背景”

院长说老人“不知好歹”

对敬老院的生活不满意,一开始老人们曾向院长宋平反映过。陈云风记得,有一天在食堂,他想多要一勺咸菜。“你知道宋平怎么说我的吗?”陈云风睁大了双眼,攥着拳头说:“她说我要是想吃刀子,她很愿意给。”

后来,几个老人去县政府反映,结果也是不了了之。“谁会来管,她丈夫是乡里一个大村的村支书,在造甲没人不认识。”人群中,有人说了这句话,其他老人纷纷发出“嘘嘘”的声音。

2011年1月3日,陈云风和一个同伴去了另一家敬老院。看到别人生活与他们的差距很大,更是愤愤不平了。但在联系了本报后,老人们又有点发愁了。“把问题反映给你们了,以后我在这里没好日子过了。”陈云风对以后的生活很担心。

老人们和交谈时,传来了一个声音:“院长回来了。”在餐厅,见到了宋平。

“这些老人太不知好歹了,我对他们那样好,他们还这样。”宋平觉得很委屈,她认为自己对老人已经够好了。“每天早晨都是我一个人买菜送过来。”

老人们说吃不饱吃不好,宋平却不这样认为。“早晚给他们一个馒头,还有稀饭和咸菜呢。每个星期还有两次肉,都是红烧肉,当然是肥的。”老人们说,菜洗都不洗,宋平予以否认。

宋平认为敬老院有几个人总喜欢“捣鬼”。“也就那六七个人带头,我都知道。”宋平说,这些人闹无非是想自己烧锅做菜。“他们都有目的,想捞点好处。”

对于为何一年未公布账目,宋平解释她记的是流水账。“我都给乡里领导看的,一个月结一次。”不少老人对她当选院长有怀疑,“我当院长是乡里决定的,和我丈夫当村支书没有关系。”

回应

乡政府重视敬老院

“不可能让每个人满意”

1月5日上午,与长丰县造甲乡党支部书记戚明余取得联系。对于老人们的疑问,他一一做了回复。戚明余介绍,造甲乡敬老院是公办的,全乡就这一家。老人们搬进敬老院后,户口便从农村转到了城市。“他们现在享受的是城市低保的水平,每人平均220元。如果物价水平偏高,会适当上调几十元。”这220元怎么用,戚明余也给了详细的介绍:“一位老人一天7元,一个月210元,另外还给每人30元生活费。不够的正好用物价补贴抵。”

不少老人反映生活条件不好,戚明余表示只有少数人这么认为。“敬老院老人这么多,每个人的口味又不同,不可能让每个人都满意。走了的30多位,是因为舍不得家里的田地才回去的。”

戚明余介绍,当初选宋平当院长,是乡里提议的。“敬老院的5个员工,都是乡里开会决定的。不是因为宋平的丈夫是村支书才选她的。”他说,一年来,宋平都把账目送到乡政府,也在敬老院内做了公布。“每天早晨,都是院长买菜,副院长记账的。”

而宋平曾说过,每天早晨是她一个人在买菜,而且账目并没有告知敬老院的老人。听这样说,戚明余说:“这个我会再调查。”

戚明余最后告诉,乡政府一直很重视敬老院的工作。“如果老人真不满意,可以选两三个代表参与买菜。”这样,老人们知道钱花到什么地方,也就不会有意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