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首页 >> 经典案例

200名请愿村民在镇政府门口搭灶做饭

来源: 时间:2019-01-22 18:03:01

200名请愿村民在镇政府门口搭灶做饭

200名请愿村民在镇政府门口搭灶做饭

村民在镇政府门口拉起横幅。

村民在镇政府门口搭灶做饭。南方农村报

10月15日,也就是卓东、卓西两村二百名村民前往江谷镇政府静坐请愿的第二天,祖籍卓西村的小冼也跟着大人从四会市区赶到了请愿现场。他从未见过这么乱的场面:一边是本村人一个劲地振臂高呼“还我山林”,一边是四会市信访局某领导苦口婆心地劝说,双方根本搭不上调。更让他感到“搞笑”的,是村民在镇政府门口搭灶架锅,炒菜吃饭。

这场给年轻人留下些许“滑稽”印象的农民集体行动,在卓西村小组组长冼敬源看来,却有着严肃的目的:向政府施压,要回瓮缸坑1830亩山地。

权属说法不一

以冼敬源为代表的江和村委会卓东、卓西村民认为,这次行动不但是严肃的,而且也是正当的。名为瓮缸坑的山地,在建国前属于两村冼姓祖先所有,建国后由于没分过山林,因此,“仍然属于我们两村所有”。

然而,2006年前后,他们从本村嫁往田心村的妇女口中获知这样的消息:瓮缸坑已被田心村承包给一个名叫欧阳文生的老板,山上的树木已经被砍伐完毕,取而代之的是新种的桉树!

其实,早在2001年,欧阳文生便与田心村委会接触,要求承包瓮缸坑这片林地。对于如此之晚才知道山林被承包的消息,冼敬源的解释是:瓮缸坑距离卓东、卓西村约九公里,加之国家长时间封山育林,村民很少去查看,以为一直是由国家代为管理。

田心村委会主任邓胜德提供了另外一种说法:1950年代,国家进行了土改,正是在这一运动中,瓮缸坑被划入当时名为田心乡、现为田心村委会的名下管理。1984年左右,四会执行国家的林业“三定”政策,将瓮缸坑林地划入田心乡及其辖下的村。

田心村出示了当时政府发的山权林权证存根,这是从四会市档案局复印出来的资料。根据这些存根,现在的田心村及其下属村小组,共拥有987.48亩瓮缸坑林地。

这些存根骑缝上盖的是田心乡人民政府的公章,卓西村民据此认为这个凭证无效。“这相当于在别人的地盘划一块地,说是自己的,然后发给儿子们,盖上章。”卓西村民认为,林权证应由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发放,因此,“田心村出示的存根都是废纸”。

三年方下裁决

双方谁也不能说服谁。2006年12月10日,卓东、卓西两村向四会市法制局提交山林权属确权申请书,2007年3月,法制局将申请书转给四会市林业局。

四会市林业局找到了独立的第三方进行询问。土改时任江谷区农会主席的陆洲提供证词称:土改时,瓮缸坑由当地政府没收后归江平乡集体所有,1958年归江谷公社所有,1962年江谷公社将瓮缸坑山林划为田心大队所有,田心大队一直对其经营管理至今。1960年代,现年74岁的老人邓金喜曾在瓮缸坑牛场看牛,报酬便是由田心发放。

针对卓西村民认为山权林权证存根无效的说法,四会市林业局山纠办主任黄桂昌指出,四会县(1993年四会撤县设市)政府的章是盖在封面,而不是盖在骑缝上,这导致了村民的误会。

由此,四会市林业局在2007年8月出具了一份《关于江谷镇卓善村瓮缸坑水库一带山林权属争议的调查报告》(卓善为自然村,由卓东、卓西组成),该报告支持瓮缸坑权属归田心村。

然而,上述山权林权证存根统计的山林面积总共只有987亩,至于剩余的800多亩凭证何在,林业局则语焉不详。林业局又搜集了63张田心村的自留山证,但卓善村民发现,这些自留山证登记的山林只有3亩在瓮缸坑范围内。卓善村民还发现,本来田心村委会的西山村小组仅有13.67亩林地有山权林权证,但2006年在村务公开时突然多了800多亩林地。细问之下才知,原来当时西山村民反对欧阳老板的运材车通过本村,四会市林业局出面协调后,将瓮缸坑的800多亩林地划给了西山。这让卓善村民认为其中一定有鬼。

充实了证据之后,卓东、卓西两村于2008年7月再次向四会市法制局提交书面确权申请。然而,直到2009年8月12日,四会市政府才下发决定书,判定瓮缸坑属于田心村所有。对此,林业局解释,为了尽可能地收集完善证据,所以“花了一些时间”。而卓东、卓西村民意见很大,认为这是政府在拖延时间。

卓西村民坚持认为,田心村的山权林权证存根由田心自己盖章,封面虽然盖有四会县政府的公章,但公章下面并没有填写日期。“这可能是后来盖的。”在外经商的村民冼东森猜测。

数百村民请愿

8月12日下发的决定书,8月18日被送至卓西村小组组长冼敬源手上。当天晚上,冼敬源召集全体村民,在村中晒谷场上宣读该决定。村民情绪激昂,尤其是上了岁数的老人,更扬言“誓与瓮缸坑共存亡”。老人们提议去瓮缸坑砍树、断路,并宣称要组织一百多人去省府反映问题。

冼敬源头脑很清醒,他建议国庆前先不要行动,等国庆之后再说,这个建议得到了村民的认可。

10月13日晚,卓西村中一名八旬老人过生日,几十桌的酒菜将全体村民聚集在一起。酒酣耳热之际,瓮缸坑林地纠纷之事又被提起,村民的情绪再度激昂起来,大家商量说明天便去镇政府静坐请愿,时间定为早上八点半。

10月14日早上,卓东、卓西一百多村民涌向两公里外的江谷镇政府。他们进入镇政府大院后,分两边坐下,只留一个通道给镇政府工作人员出入。村民还在镇政府大门口两侧挂上准备好的横幅,上书:严惩毁林真凶,还我瓮缸坑水库一千八百亩生态林;誓与瓮缸坑共存亡。

卓善乡贤冼广厚,退休前供职于珠海市检察院,深谙法律的他从珠海打给村民代表,告诫他们四点:不要破坏财物,不要妨碍公务,不要影响交通,不要伤害人员。四会市法制局和信访局也打给冼广厚,请他回家劝说村民返村。

10月14日晚,村民回到村中,一致认为在镇圩吃快餐太贵了,还是自己做饭比较划算。于是,10月15日,他们将用大号汽油桶改装成的灶台抬上,带上锅、铲,到中午时,便在镇政府门口烧柴炒菜。一些在四会工作的卓东、卓西村民,也加入到静坐队伍,请愿人数达到了两百多人。在镇政府门口起灶的独特景观,吸引了众多过客观望。

15日下午,四会市信访局韦局长前来与村民对话,劝村民返村,并承诺会解决好山林纠纷问题。

16日和17日是周五和周六,18日卓西村中有人摆酒祝寿,这几天村民都没有行动。10月19日,村民继续前往镇政府,一些在广州、佛山打工的卓善村民也加入静坐队伍中。据卓西村民称,当日静坐的人数约为三百人,江谷镇政府一李姓工作人员证实了这个说法。当天下班时,李想把摩托车推出镇政府大院,但被村民阻止。尽管他同情村民的遭遇,但他认为村民这样会妨碍公务。

19日下午,江谷镇委书记刘标和四会市信访局有关人士召集15名村民代表到镇政府二楼协商,信访局韦局长再次出面与村民对话,承诺将由肇庆市法制局和四会市法制局一起,重新展开对瓮缸坑林地归属问题的调查。下午5点,村民终于同意回家。

10月23日,肇庆法制局有关人士前来卓善村调查,试图说服卓善与田心瓜分林地,被卓善村民断然否决。卓善村民称,倘若还不归还山林,他们“将采取更激烈的行动”。

■编后

请用事实说服村民

农民的集体行动,在“仇官”情绪弥漫的当下,往往被贴上“抗争”、“勇敢”的标签。四会市卓善村民在镇政府静坐请愿一事,却是个难以下定论的案例。一方面,村民的请愿被克制在相对理性的范围中,尽管在镇政府门口起灶炒菜,但并未冲击镇府,只是静坐示威,这相比打砸抢烧的无理性发泄方式,值得肯定;另一方面,村民行动的理由也难言充分,建国都几十年了,仍凭“祖宗山”这个曾经的事实主张自己的权益,而不是去寻找更为有利的证据,这并不值得称道。

毋庸讳言,此次事件中,四会市政府也有一定,一件看似简单的山林纠纷,却一拖三年才判定归属,让村民不免对其中的利害关系揣测怀疑,各种流言也随之而起。建国初的土改,不留文件资料、不通知被调整的对方;林业“三定”盖章留下漏洞;1830亩山林只有900多亩有权属证明;林业部门将800多亩山林“协调”给西山村,这些都给卓善村民以口实。事到如今,有关部门应该尽力做到信息公开,将田心村的山权林权证原件披露,并详细解释1830亩山林的具体归属情况,才可能消除卓善村民的疑虑.